围绕游戏驿站(GME)的“史诗级逼空”进入“拉锯战”。虽然那把“割韭菜”的镰刀依旧悬而未决,但审判的木槌似乎已被高高举起。

当地时间2月18日,事件的参与者们——散户的“带头大哥”吉尔(Gill),华尔街对冲基金Citadel、线上股票交易平台Robinhood、论坛Reddit等均出席了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。

值得玩味的是,这些参与者无一例外自认“无罪”。美国的监管方则认为,没有任何一方是“无辜”的。

2019年6月,“散户”吉尔花了5万美元买入了GME的看涨期权。当时,这只少人问津的股票价格仅为5美元。一年多后,吉尔发布了一则视频,视频中他高喊:“5美元到50美元大逼空?GME可能涨得更高吗?”

不知是“有意为之”还是“无心插柳”,几句略带煽动性的言语,吹响了“史诗级逼空大战”的“集结号”,同时,这一声怒吼(Roaring)也给他自己招来了一纸诉状。

在听证会开始前不久,吉尔在马萨诸塞州的联邦法院被提起集体诉讼。诉讼认为,吉尔歪曲自己为业余投资者,并通过人为抬高股票价格获利,涉嫌证券欺诈。

今年1月,吉尔曾公开晒出自己的收益,当时其所持有的GME股票和期权的合计收益超过3147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亿元),总收益率超过4168%。当月,GME的股价最高曾达到347.51美元,然而截至昨日收盘,游戏驿站的股价仅剩40.59美元。

诉讼方认为,吉尔是一位注册在案的经纪人,持有相关牌照,应受到美国金融业管理局的监管。按规定,他不应在公司之外交易证券,不应在网上随意发布可能隐含荐股信息的言论。

对此,吉尔在听证会现场提出了抗辩。他在一份证词中指出,其个人不从属于任何对冲基金,本人也未与任何对冲基金有过财务关系。同时,他也没有提供收费服务,没有收取佣金来提供个性化投资建议。

对于外界的指控,带头大哥吉尔使用了“否认三连”:“我没有关于GME的内幕消息,我不认识该公司内部的任何人,也没有和任何内部人士进行交谈……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”

和散户公开打“嘴炮”的著名研究机构香橼,公开把GME说成“垃圾股”的对冲基金Melvin……当这些机构被散户逼到不再做空,甚至差点要平仓关张时,散户可能会理解那句中国的古话——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

听证会现场,这场“逼空大战”真正象征华尔街利益的幕后大佬现身了。Citadel首席执行官格里芬(Griffin)出席听证会,并回答了议员的提问。

Citadel是美国最大的期权交易机构和经纪交易商之一,Citadel旗下的对冲基金是仅次于桥水(BridgeWater)和文艺复兴科技(renaissance technologies)的美国第三大对冲基金公司。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目前是这家对冲基金的高级顾问。

而Citadel的掌门人格里芬,则是华尔街著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人。其管理的对冲基金收入仅次于桥水和索罗斯,位于华尔街对冲基金“历史净收益”的第三位。

这家堪称华尔街“顶流”的机构是否参与了“割韭菜”的内幕交易?这也是听证会关注的焦点之一。

有议员指出,Citadel在这场逼空大战中扮演了“双面间谍”。其一边作为券商参与了散户对GME的交易,通过推动GME股价,从中赚取高额的佣金。另一方面,其作为对冲基金的代表,又为在逼空事件中损失惨重的Melvin Capital提供了数十亿的资金,在GME股价回落后,其又能获得相关收益。

对此,格里芬代表Citade一一作出否认。对于证券交易,格里芬表示,“Citadel证券没有指示或以其他方式导致任何券商停止、暂停或限制交易。”而就其对冲基金而言,“Citadel没有参与或负责有关交易的任何决定。”

不过,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似乎不这么认为。有议员认为,Citadel利用这场逼空大战“牟利”,其本身已经构成了“风险因素”。更有议员搬出了Citadel资金经理已与白宫新闻秘书结婚的传闻,以此质疑参与这家华尔街机构参与“内幕交易”。

因为限制散户交易陷入舆论风波的Robinhood方面称,有关其帮助对冲基金或其他特殊利益而损害客户利益的指控是“绝对错误”的,而且是“扭曲市场”的。Robinhood首席执行官特内夫(Tenev)表示,限制交易是该平台为“支持客户交易”所必需要做的。

虽然,特内夫在现场就限制交易一事进行了道歉,但这似乎无法停止议员们的口诛笔伐。外媒统计显示,本场听证会持续期间,Robinhood被各方询问了超过120个问题,而散户“带头大哥”吉尔和对冲基金代表格里芬仅被问了不到40个问题。

“很多美国人感到系统就是对他们不利,无论怎样,华尔街总是赢家。”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沃特斯(Waters)表示,将继续挖掘本次事件中可能存在的“利益纠葛”,并持续关注对冲基金“掠夺性”的资本运作方式。

微软创始人比尔·盖茨似乎也持有类似的观点。听证会结束后不久,比尔·盖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散户与对冲基金的对立,随着时间推移,最后的胜者大概率会是对冲基金。

然而,对于市场而言,这样的方式似乎“不健康”。“针对GME等股票的交易狂热,更像是在赌博,而不是投资。”比尔·盖茨称,这场所谓的“逼空大战”其实是一场“零和游戏”——当估值背离现实,市场走向混乱,没有真正的“赢家”。

此外,比尔·盖茨还建议散户不要随意跟风投机。“市场告诉你,早点入场有意外之财,迟到的人就像是个傻瓜。但这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时间利用方式。”

据悉,针对这场“逼空大战”,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未来仍将继续举行听证会,东方网·纵相新闻仍将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。

上个月,在马莉娅·奥巴马(Malia Obama)前往哈佛大学之后,她的父亲难以抑制自己的泪水。

前总统称赞了博·拜登和他的父母乔·拜登和吉尔·拜登(Jill Biden),然后谈论了看着孩子长大的乐趣和悲伤。

“对于我们这些有女儿的人来说,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”奥巴马在一段视频中说。该视频是由特拉华州威尔明顿(Wilmington)的新闻媒体WDEL发布的。

“我把马莉娅送到了学校,然后跟乔和吉尔说,这真有点像心脏外科手术。我很自豪没有在她面前哭出来。但在回去的路上,特勤组的人都目视前方,假装没有听到我抽泣和擤鼻涕。这可真难熬。”

马莉娅·奥巴马今年19岁,高中毕业后过了一年间隔年,今年选择进入哈佛大学就读。尽管她的父亲此前曾经表示,就算她没有入读“那些著名的、昂贵的名牌大学”,也能接受良好的教育。

奥巴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流泪,包括在2008年11月,他的外祖母去世后不久的一次讲线月成功连任后,对他的竞选团队表示感谢时;以及2016年1月,在一次关于暴力的演讲中。

至少在他们现年16岁的小女儿萨莎(Sasha)高中毕业前,奥巴马一家仍将在华盛顿居住。离开白宫后,他们斥资810万美元(约合5300万人民币)在首都的卡洛拉马社区(Kalorama)购置了房产。

在周一的演讲中,奥巴马对博·拜登基金会的工作表示了赞许。该基金会致力于保护儿童免遭虐待。

奥巴马说,“当我们的生命走向尽头时,无论我们有什么样的成就,我们都会记得,我们的孩子——但愿还有之后我们的孙辈——给我们带来的欢乐。”

“握着他们的手,为他们荡秋千,听他们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。都是些简单不过的琐事,但归根结底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